艾彼心理師|創造 LGBT 友善職場,你也是重要的一步

六月最後一個周五,美國最高法院以 5:4 票數通過同性婚姻適用全美,50 州必須核准同性婚姻。美國同志圈歡慶婚姻權利躍進之際,我也好奇 LGBT 族群在職場面對到的情況。(註 1)

薰衣草色的天花板是否依舊存在?

玻璃天花板經常被用來形容女性在職場因著性別而無法獲得升遷的機會,薰衣草天花板 (Lavender Ceiling) 指的則是 LGBT 族群在職場中因著自己的性傾向而無法獲得升遷拔擢的機會(註 2)。

台灣在 103 年 12 月修正的《性別工作平等法》中明定不得因性別、性傾向有差別待遇;然而,以倡導職場女性權益為主的非營利組織 Catalyst 於 2015 年 5 月調查發現,美國 29 個州並未制定州際法律保障 LGBT 的工作權益。表示工作者有可能因為自己的性傾向被迫離職。而跨性別族群的處境則更艱難,33 個州並未立法保障跨性別族群,即跨性族群可能因為自己的性別認同遭到革職。這樣看來,美國同志團體取得婚姻平權後,職場會是下一個要爭取法律保障的場域。

政策規範上法律未能達到平等,那麼實際情況中同志族群在職場上又是如何?

Catalyst 呈現的數據,可能會讓大家嚇一跳。一向在大眾眼中較為自由開放的歐洲,有 47% 的 LGBT 族群曾經因為性傾向在職場中感到被歧視或騷擾。求職面試時,歐洲 20% 的LGBT 族群曾有因性傾向而求職受阻的經驗;亞洲部分可以參考香港非營利組織 Community Business 於 2011–2012 調查。報告顯示,香港有 80% 的勞動人口認為 LGBT 族群在職場上遭到歧視與負面對待,項目包含 LGBT 族群成為被歧視的主要目標、被忽視、被嘲笑或污辱、被排擠等職場不友善行為。

性別+性向的雙層玻璃天花板

雙層玻璃天花板是用來形容女同志在職場上面臨的處境。而天花板是層層往上加的,若妳是女性及同志身分,那麼在職場上就有可能面臨雙層玻璃天花板(Double-glazed glass Ceiling)的困境。

英國的非營利組織 Stonewall,主要職志在遊說政府部門制定尊重少數、多元的法案,他們於 2008 年對數位女同志進行質性訪談,了解她們在職場上的處境。研究發現,女同志、雙性戀在職場上首先會因為「女性的身分」產生困擾,接著才會想到自己的「女同志/雙性戀身分」。女同志、雙性戀與其他女性一樣,經驗到職場上潛藏的性別不平等,例如:感覺自己必須更認真工作才能夠得到肯定、缺乏可學習的女性楷模等。

Stonewall 的研究中,當女同志、雙性戀者提到自己的「同志身分」時,有部分受訪者認為自己選擇出櫃、更能從女同志、雙性戀的身分中受益。例如:人際上可以找到與職場同事真誠相處的方法、更被尊重和接納、成為公司 LGBT 社團的主要發起人,工作上則因為較沒有照顧小孩的需要而獲得更多機會。
然而,也有部分受訪者不願意向其他同事開口提及自己的性傾向,她們認為自己不願意透露自己的性向不是因為以同志身分為恥,而是希望「在職場裡被別人提及、記住的是『專業能力』而不是性傾向,不希望性傾向成為被大家認識的標記」。
女同志、雙性戀者面對的雙層玻璃天花板,讓她們擔心公開出櫃後,個人能力、特質可能被隱藏在女同志的身份後面,需要更努力才能向其他人證明自己的能力或融入職場,因此多數都不會選擇公開。大多數的女同志、雙性戀者較男同志容易隱藏自己的身分,也因此要在職場內找尋到支持網絡 (support net) 又更加困難,無疑是在面對雙層天花板的困境下又將自己鎖入櫃子中。

不友善的企業可能正在流失人才資本

是否公開、對誰透露是個人的決定。但能不能提供友善的職場環境讓 LGBT 員工能夠安心工作,不需要擔心因著性傾向帶來的職場困擾,則是需要努力打造的。

Catalyst 的報告顯示,將近 ⅔ 的人在職場上聽過以性傾向為主的笑話,對於未出櫃的員工來說,31% 害怕失去和同事的連結感,23% 害怕他們可能失去升遷的機會。將近有 1/10 的人因為職場對 LGBT 族群不友善的態度而離職。

70% 非 LGBT 的員工認為在職場中談論性向是一件「不專業」的事。矛盾的是,同事的性向又很容易被非 LGBT 的員工拿來當作八卦的話題。這樣的不友善氛圍,導致 LGBT 員工不願對職場人際涉入太深,而失去職場能見度或是機會,更難在公司內部建立連結。

我們可能很難想像同事之間的閒聊會有甚麼困擾。但報告指出有 ⅓ 以上的LGBT 員工必須在提到工作外的生活時說謊。對於異性戀者而言,和同事分享每天下班後與異性伴侶去了哪裡、做些甚麼,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也有不少員工喜歡在辦公室內佈置與男女朋友的合照曬恩愛。但對 LGBT 族群,這些我們習以為常時時刻刻掛在嘴邊的事情,卻不見得是他們感到自在能夠安心分享的。這是否也意味著他們不能夠在職場內安心做自己、投入工作?

答案是肯定的,以精神分析理論老佛爺佛洛伊德 (Sigmund Freud) 對焦慮和害怕的見解來看。人的能量有限,花越多能量在沒有建設性的情緒上頭,就越少能量可事生產。對職場的信任越低,越容易使人被動、退縮、不參與。許多研究同時指出,一般員工在職場內若必須花力氣隱藏某部分真實的自己,努力成為某種被要求呈現的樣子,消耗的心神會影響工作產出與對公司的歸屬感,無疑會降低工作效率與公司人際關係。

也就可以想像 LGBT 族群「被迫隱藏」背後的恐懼與焦慮。因為無法相信會被職場所接納,本身缺乏工作成就感,無法融入,而導致被迫離職或自願離職的結果。這個結果不只是個人的損失,也是企業的損失。

Ally Effect:小改變的第一步

為了預防這樣的情況,公司內部的 Straight Ally 很重要。Straight Ally 指的是對同志友善的異性戀者,這些人像是盟軍,是 LGBT 族群可以信賴、諮詢的對象;也像是橋樑,讓不熟悉的員工對同志族群有更多認識的機會。

安永公共政策國際副主席 Beth Brooke-Marciniak,在 2011 年公開出櫃。她回應 Tim Cook 的公開出櫃,認為不是只有高位者可以影響,其實每個人都可以。Beth Brooke-Marciniak 呼籲還不知道如何著手的企業,可以從加強「同盟效應 (ally effect)」開始。

若妳身為友善的 Straight Ally,而被 LGBT 同事所信任,彼此的信任可以強化你們的合作關係,有助於任務的進展。當其他同事因為不熟悉,而無法獲得更多 LGBT 同事的信任時,也已悄悄失去更多機會。當妳順利完成了其他人無法完成的案子時,差異性產生了!擔任盟軍的我們,職場能見度提升,更容易被主管指派重要任務或更可能被同事選為合作對象,累積妳的職場信譽。

除了公司內,外部的客戶或消費者。也會因為妳的友善態度會讓增加許多其他同事無法得到的訊息,也更有機會打造更吸引他們產品、計畫或行銷方案。

成為 LGBT 同事的盟友,你可以從了解同志議題開始,了解什麼話題是不禮貌可能導致不信任的。和他們相處就和其他一般時候一樣,不用特地提起同志圈內的話題,當有新聞時間發生時透露一些妳的友善態度。不需要和同事一起八卦別人的性向,也不要主動開和性向有關的玩笑,當他們覺得妳可靠時,自然會願意透露更多。

值得開心的是,已經有這些企業存在了,美國北佛羅里達大學 (University of North Florida) 整理了美國 LGBT 友善企業,包含迪士尼、蘋果及安永會計師事務所。

LGBT 在台灣職場現況

而台灣職場對於 LGBT 的看法呢?其實在跟幾位 LGBT 的朋友聊過後,發現台灣企業對於性向不太像國外那樣有惡性歧視。對於女同志而言,比較常被點名的是對其外貌有意見,而且大部份是女性(主管)。曾經有外型偏向小男生型的女同志在剛進公司第一個月就被女主管押著買女裝,最後還被說:「這樣穿不是很好看嗎?」;也有男同志分享,如果他們選擇不隱藏性向後,下場就是經常被貼上「娘娘腔」(Pussy) 的標籤。至於跨性別而言,每次應徵工作時的性別欄總是讓他們非常困擾,每次拿身份證件都非常頭痛,更可能導致沒有動力轉職。

所以相較於國外的惡性歧視,台灣多半是處於不理解、陌生,所以保持距離,或者以刻板印象貼標籤。也因此目前多半是 LGBT 互助,不太爭取直同志(對同志友善的異性戀者)支持,除非確定環境是友善的,否則多半還是選擇繼續躲在櫃子裡。

所以雖然台灣已經有 5~6 間 LGBT 友善企業,但為了讓每個族群能夠更安心自在的以真實的面貌工作,以此激發每個人的工作潛能,而性向的議題將不再是禁忌,反而能夠促進同事彼此的了解。這種種好處之下,相信 LGBT 友善職場的趨勢將會持續發展下去;身為新一代職場女性,你可以被動的跟隨趨勢,也可以主動選擇當引領者。

註 1:LGBT 即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與跨性別族群的簡稱(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註 2:除六色彩紅外,薰衣草紫是另一個被公認為同志運動的顏色。

還想分享給更多人嗎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