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彼心理師|【解夢】夢到自己肢解了熟人…我是潛在的暴力狂嗎?

──心理師聊夢境,艾彼解夢──

【夢者的真實生活】

人物1.今日夢者Chris
Chris是一名女性,前陣子剛與女友分手。

人物2.前女友
這個夢境的前一晚,Chris剛與女友電話聯繫,並好好談過。簡言之,女友在與Chris交往後確定自己是異女,分手後立刻和另一個男性交往。

人物3.前男友Mars
Mars是Chris在高中時的前男友,是一個異男。Mars一直都把另一個異男——Brian當成假想敵,明明當時Brain與我只是不太熟的朋友。

人物4.朋友Brain
Brain是Chris的朋友。Chris與Mars分手後,因和Brain在工作上交集較多,發現想法很合走得很近。恰好都和女友有一些溝通上難解之處,會開始在彼此身上找到各自女友身上所沒有的。


【夢者提問】

我其實分不太清楚自己是bi(雙性戀),或是只是認同愛情應該不分性別?我也在想,會不會如果我是個生理男性,前女友就會願意與我在一起?

by Chris

【夢境內容】

前男友Mars突然出現在我(Chris)家,大肆攻擊破壞。此時,Brain出現與Mars纏鬥,這一切發生的時候我沒有看得很清楚,只聽見有人摔落的聲音。

往窗戶走去,看見朋友們合力在拉一個物品。拉上來竟發現是Brain的頭,Brain還活著,且馬上將頭接回身體上,對我說:「不用擔心。」Mars與Brain繼續打鬥,Mars一直試圖攻擊Brain並接近我,Mars接近我的意圖並不明確。

我與女性友人一路往樓上走,爬到一個比想像中更高的地方,一個類似倉庫的房間,那裏有個看起來像管理員的老爺爺。我和老爺爺開始閒聊,他說「他已經在這邊很久了,希望我不要把這間房子毀掉。」

後來我下樓,發現不管如何把Mars弄出屋外他還是會各種方法潛入屋內。我決定主動走近Mars,把他支解然後分散地丟到不同地方。

夢境太爆裂,讓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是個潛在的暴力狂?!我平常不是這樣的啊!!

【艾彼解夢】

Dear Chris,謝謝妳來信與我分享。妳夢中的元素很多、很精彩,不一一針對細節作解釋。我反覆看了妳的夢,覺得最有意思的是Mars與Brain打鬥、Brain的頭和身體分開又復原的畫面,還有閣樓上的老爺爺。

妳和前女友交往到分手的過程,對妳產生不小衝擊喔!我想,妳的夢傳遞的是妳潛意識在自我認同上面的掙扎。

Mars在夢裡象徵社會主流的聲音,要妳成為某種既定的樣子——可能是典型的男性,或是典型的女性,包括生理構造、打扮與性別氣質。Brain在夢中的象徵,比較像是一個有彈性的、能包容的價值觀。

妳想過,是不是要「更」符合某種既定的性別形象來呈現自己、讓其他人認識,才能夠讓自己被接受。潛意識中,妳不是很容易擺脫這些主流的聲音,而另一個「我認為這樣也可以」的聲音也很堅定的存在,不容輕易被打敗或說服。妳發現無論如何,主流的聲音都會回來纏著妳,因此妳最後決定自己產生行動,去撕碎那些主流的、既定的象徵,選擇與有彈性的、能包容的自己站在一起。

其實妳內心,有一個更高的智慧存在——夢裡住在高樓層的老爺爺,就是這樣的象徵。妳的夢,表面上雖然爆裂,但它已溫柔地告訴妳——可以做自己。潛意識比妳,早一步接納了自己。

還想分享給更多人嗎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