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彼心理師 | 個人即政治,梅莉史翠普金球獎上致詞:Take,Your,Broken,Heart,,Make,It,into,Art!

在今年金球上獲得終生成就獎的梅莉史翠普,發表得獎感言時不把自己的功名放在鎂光燈下,而是把媒體的影響力還諸社會,放眼弱勢族群及國際議題。演說中她特別提及衝突只會招來更多衝突,不僅提醒當權者川普亦警惕社會大眾,應懂得尊重多元。身為一位演員,她說,最重要的是去發揮權利體現同理心。親愛的,讓我們做一個能體察世界的疼痛,並努力將之改變的人吧!

演活各種角色的梅莉史翠普在今年金球獎上榮獲終生成就獎(lifetime achievement award),梅姨的得獎感言一開始便言明好萊塢是由眾多來自外國的演員組合而成。

演說中段,梅姨道:「⋯⋯今年有個表演(performance)讓我震驚,不是因為它很棒⋯⋯但這個表現的確引人發笑,也達到它的目的了。在我們國家最位高權重的一個人,嘲弄了紐約時報的身障記者⋯⋯這起事件讓我心痛,我還持續想著這件事,因為這並不是電影畫面,這是我們的真實人生。而像這樣的羞辱被公開展演,透過一個強而有力的身份角色,這樣的行為下滲進我們的日常生活,某種程度,他讓觀者覺得自己能夠做出相似行為,他們被鼓勵了⋯⋯」

(梅莉史翠普演說震撼人心,有中文翻譯,推薦你看。)

雖未指名道姓,但與會貴賓都知道梅姨指的是美國下一任總統——川普。

隨後,川普在推特上批評梅姨的發言,認為梅姨是個過譽的好來塢女星,根本不了解自己卻妄加批評,且否認自己曾在競選活動上嘲笑紐約時報的身障記者 Serge Kovalesi。

(圖片註解:川普花了 3 篇推特文在回擊這件事呢!)

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川普的推特將梅姨貼上「希拉蕊的走狗 Hillary’s flunky」的標籤。川普認為梅姨只是輸不起的民主黨陣營支持者;梅姨的發言,只是民主黨陣營支持者大選後——敗犬的遠吠。

喔,不好意思!政治,不單單只侷限於選舉政治,「政治」本來的定義是指影響別人去做某事,並擁有分配社會資源的權力。

以心理師,總是多慮深思的角度來看,我更在意川普沒有說出口的那些。

我不相信川普是個不了解「政治」定義的人,等著讓大家看他出醜的政治新星。觀察川普一直以來的公眾形象,我更相信,他是個善於操弄媒體,操弄輿論的話題人物。我更相信,得權者第一時間的回應,是刻意地把焦點導向「選舉政治」,刻意地「模糊焦點」讓大眾以為梅姨只是個玻璃心的親民主黨演員,就不用針對他個人選舉時失當的表現做任何回應了。

Ok,到底川普做了些什麼?

讓我們將時間倒轉至 2015 年 11 月,選戰倒數一年前,川普還是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那一刻,川普在阿拉巴馬州進行造勢晚會,川普提及 911 事件後據稱有「上千位」穆斯林聚集在附近歡慶,並聲稱是引用當時任職華盛頓郵報的 Serge Kovalesi 之報導。此話一出,立刻引起媒體回頭考據,華盛頓郵報與 Serge Kovalesi 皆澄清原本的報導內只提到有民眾疑似看見有人聚集在哈德遜河的對岸開車尾趴 tailgate party,但並未提到「上千人」。

媒體質疑川普過度渲染,刻意引發民眾對恐攻的畏懼,有挑起宗教仇恨之嫌。

事件後,川普隔週在南卡羅萊納州造勢晚會上,一邊說出針對性的發言,認為 Serge Kovalsei 怎麼就這樣忘記了自己曾發表過的言論,只是為了要讓川普難堪。川普一邊將手腕彎曲起來,模仿罹患先天性關節萎縮症的記者 Serge Kovalesi 的動作。

此舉,更引發媒體大肆批判,認為川普的模仿是在公開羞辱身障人士,前述梅姨這次金球獎演講上所稱的「表演 performance 」指的也是這件事。

(如果你持續關心美國大選的新聞,也許對於上面這段影片不陌生)

我認為,梅莉史翠普在好萊塢的地位與其能引發的媒體影響力,與一般的記者相較,更能與川普分庭抗禮。

她深諳透過媒體將能有效地將政商名流的影響由金字塔頂往草根民眾傳遞,知道不論各階層、工作、年紀的族群都可能因為名人有意無意的一舉一動引發模仿效應。川普對女性、穆斯林、身障人士充滿偏見的言論,的確可能煽動社會本身即存在的對少數、弱勢不尊重的歧視行為。

梅莉史翠普享有特權(privelege)的女演員清楚媒體可以帶來的影響,清楚公眾人物的社會責任,不僅以身作責提醒當權者川普應注意自己的言行,也提醒社會大眾——尊重多元,尊重不同。

演說中梅姨只點出國籍不同,但我能猜想,好萊塢就像是社會構成的縮小版本,其中有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外國人,國籍、種族皆不同,宗教可能也能也有異,有男有女也可能有身心障礙人士,更不用懷疑有一定比例的同志族群身在其中。每一個人都在好萊塢付出貢獻,因著多元異質,才能創造出電影的藝術價值。

梅姨一席話,其實就是在點出社會面對多元時應具備的態度,因著擁抱異質與差異,維護普世價值,才能免於淪為一言堂,才有空間容納更多價值觀的碰撞和發生。梅姨呼籲,媒體面對任何貶抑弱勢的價值觀,也須持續發揮督責的力量,最基本的普世價值——尊重——值得保護和珍重。

因為「不尊重觸發了不尊重,暴力引起了更多暴力。當有權者以其位階姿態壓迫他人,我們都是輸家。」女性主義,並非只為女性發聲,而是為所有弱勢與少數發聲,不只女性、不只同志族群,還包括身心障礙者、少數族裔、貧窮者,甚至在美國的穆斯林等,都是女性主義關注的一群。

我相信,今天,即使我說梅莉史翠普是一個女性主義者,也不會有人反對!梅姨的標籤,絕非川普意圖牢貼的「希拉蕊走狗」、「親民主黨的女演員之敗犬的遠吠」。

梅莉史翠普的演說讓我看見一位擁有舞台、擁有權力的女演員,願意地發揮自己是女演員的特權,去「同理」被忽略的一群人的聲音,這群人表面上是移民,但也可被推至更廣,泛稱那些在某些議題上被歸為邊緣的弱勢少數。

願意發揮自己的特權,去發動媒體影響力,不為選票或名利,只為能夠由上到下帶出正面影響,防堵上樑不正下樑歪的模仿效應蔓延至社會各處。

雖然政治意味濃厚,卻與「選舉政治」無涉。是這樣的言論,能有穿透人心的力量。

梅姨的演說,值得所有擁有話語權的人深思。

心理師的會心時刻 與你一起關心政治

延伸閱讀

Donald Trump says New York Times reporter is ‘grandstanding’ on disability

New York Times slams ‘outrageous’ Donald Trump for mocking reporter’s disability

還想分享給更多人嗎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