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彼心理師|走出悲傷,愛是治癒之鑰:談失落與復原

2014年5月台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2014年8月高雄八一氣爆、2015年6月八仙塵爆、2016年2月台南大地震、2016年3月女童事件,短短兩年,台灣發生這麼多危機。那些景像,恐怕我們許多人都還沒忘記,離事發卻已好一段時間。

一起又一起的危機事件,新聞畫面中家屬難掩激動的情緒反應,也影響著電視機前面我們的心情。然而,我們之中有大部分的人所感受到的激動情緒會隨著報導熱潮過去而消散。地球持續運轉,日子不斷前進;腳步一刻也沒有停,規律忙碌地生活著。對於我們當中的另一些人來說,時間卻彷彿停滯了,生活失去秩序與意義。這些人與無盡的悲傷一起留在原地,世界無視他們繼續前進。

每次看見新聞危機事件發生,就好像又喚醒了他們對傷痛的記憶,喚醒他們過去生命裡所失去的。

如果我們就是那個容易被危機事件觸發塵封傷痛的哀慟者

生活中有太多遺憾來不及處理,來不及對某個突然去世的親友說聲你真的很愛他;來不及修補和某人的關係,從此就斷了音訊;本來擁有的身體健康、外表、財產,卻被天災、意外、生病而一點一點侵蝕不復以往。

有人說,「財產失去了可以再賺、房屋倒塌了可以再蓋、關係破裂了可以修復」,這些我們都知道,可是我們的心忍不住哭喊著:「我好希望本來的可以回來!我要本來的!」

如果我們就是那個不斷哀悼,彷如被捲入失落漩渦中的當事人,我們能夠怎麼幫助自己走出朝我們襲來、將我們淹沒的悲傷?

STEP 1. 承認「我已經失去了」

是,大部分的我們都曾希望「事情可以回復到本來的樣子」。同時,我們心裡也隱約清楚,「壞掉的可以修復、可以換新,但那永遠都不會是『本來的』」。「本來的」已經失去了,不可能再回來。承認「我已經失去了」是哀傷歷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環,這個階段的我們,終於不再企盼可以喚回過往擁有的美好關係、重要他人、身體健康、外表或財產,終於願意睜開眼看清楚現實「失去的不會再回來,修補過的不可能完好如初。」

STEP 2. 允許自己感受失落帶來的情緒

當我們願意接受「現實」,不選擇活在「希望有一天失去的可以回來」的幻想中時,會產生許多複雜的情緒。也許是憤怒,覺得「不公平,老天為什麼要如此對待我?」也許是恐懼,害怕這件事情會發生在自己或別人身上。也許是沮喪,覺得自己再怎麼努力都沒有用。也許是自責,好希望自己能多做一點,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憤怒、恐懼、沮喪、自責種種情緒,在我們面對失落時很容易出現,它們的出現可能讓我們誤以為自己其實根本沒有進展、沒有好起來。事實上,當你願意去感受這些情緒時,代表你正慢慢地步出悲傷的漩渦。以寫日記、拍照、繪畫等各種方法記錄自己的情緒,有助於現階段的情緒抒發。

STEP 3. 從事件中找到意義

「為什麼?」這個問題是兩面刃。當我們願意讓自己去感受各種失落帶來的情緒時,經常會反覆出現這樣的自問,想透過問自己、問所信仰的神,找出事件發生的原因。事件發生的原因太複雜,不是永遠都容易探究,即使知道原因後也無力改變失落的事實,總讓我們感覺被更深的黑暗吞噬。

同時,我們也透過這個不斷自問的過程,試圖找出「意義」。意義的找尋無處不在,小至生活,比如:分手。我們很常聽到走出分手傷痛的人這麼說:「感謝對方讓我變成更好的人」、「如果不是那段感情,我不會知道自己要的是甚麼」,他們已將失戀的痛苦化成自我成長的養料。大至新聞事件,比如:2013年7月的洪仲丘事件,後續引起民眾對於軍中人權、軍事檢察署是否具有專屬管轄權等議題的關心,帶動社會對正義的呼籲。

失落的當下,我們覺得很困難走向前再去愛、去相信和連結。為失落找出意義,意味著我們能以不同的觀點去看待失落,透過「意義的追尋」幫助我們重新和這個世界連結。

STEP 4. 勇敢地重新出發

這個階段的要務,是重建生活的連結並適應失落後的生活,仔細思考生活中哪些事情值得你投入,把他們找回來吧!也許是讓我們有成就感的工作,也許是與其他親友的關係,也許是一份我們熱愛的興趣。這些事情,能幫助我們重新與他人建立關係,重新定義自己的身分。

高雄八一氣爆周年,我曾在電視上看見拉麵店老闆王忠誠的專訪,他的太太與小兒子在當晚一起喪生了,努力走出傷痛的他,想到自己還有大兒子在身邊,這段關係是他還擁有的,他想把握時間珍惜與兒子的關係和相處。拉麵店重新開業,生活回復常軌。這個勇氣的故事,訴說著老闆如何經歷悲傷、重新出發。

最珍貴的是,他並沒有失去一顆「能去愛、感受愛的心」。

從悲傷中學習,並保持因愛而脆弱的心

正因我們曾經深愛著、珍惜所失去的人事物,在他們消失後我們才會有如此深的失落與悲傷。陪伴傷慟者的歷程,看著他們為了生活中大小失落而放聲大哭,我也曾聽到他們說:「能不要感受到『悲傷』該有多好?」

為了不感受到悲傷而嘗試將情緒截斷的傷慟者,後來在他們身上我也看不見其他的情緒,彷彿他們的幸福感與快樂等正向情緒,也一並被切割了。時日一久,他們反而會說:「我寧可能夠感受到悲傷,寧可能夠哭,因為感覺更真實的活著,能夠去愛與回應被愛。」

能夠復原的較好的個案,都是那些能夠允許自己經歷悲傷的人。心理學家John Brantner曾說:「只有逃避愛的人才能逃避悲傷,重要的是從悲傷中學習,並保持因愛而脆弱的心。」允許自己走入悲傷,感受各種情緒,才能找到意義、重新歡笑。失落悲傷的歷程,我們陪著你一起走!

還想分享給更多人嗎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