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彼心理師|霍金婚姻的四角戀:現實是最大的敵人

電影愛的萬物論雖然浪漫,但珍與霍金的婚姻,卻是婚內失戀的最佳寫照

物理學家霍金健康狀態惡化後,第一任太太珍·王爾德照顧壓力變大,不得不幫霍金找看護。後來霍金與珍·王爾德離婚,珍也與音樂家喬納森·瓊斯越走越近。本來為看護的伊蓮·梅森,成為霍金的第二任妻子。

與第一任太太的婚姻是在霍金被診斷患有漸凍人症之後開始的,珍沒有料到需要照顧霍金那麼久,也沒有料到會那麼累。

霍金與珍的婚姻的開始,兩人都被浪漫關係吸引,覺得可以不顧一切愛著對方。但珍事後才發現,隨從而來的,可能是擺脫不掉的照顧責任。

珍身為一個妻子,有被丈夫支持、關愛與照顧的需要。珍身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同時也需要另一半能夠分擔教養孩子的責任與壓力。但因為丈夫生病,珍必須擔起霍金的主要照顧者的責任,照顧者的角色幾乎佔滿她生命的全部。

婚姻生活中,霍金身為病人的身份被放大到珍需要將自己的需求縮到最小以至於後來遇見音樂家強納森·瓊斯時,珍覺得鬆了一口氣,終於有一個人能夠一起帶孩子出門,一起分享生活中「不只是照顧者」的一面。

珍,在與霍金的婚姻裡面,失戀了。

因為霍金病得太重,讓他在婚姻裡面失去了丈夫的功能,失去了父親的功能。而後出現的瓊斯,剛好補足霍金在婚姻裡的丈夫與父親的功能,能夠支持珍繼續走下去的重要原動力。

自此霍金,就被取代了。

相對來講,霍金何嘗不是在婚姻裡面失戀了?

因為生病剝奪了丈夫和父親的功能,在許多珍無助的時刻,霍金不能使用原有的幽默感去安慰和支持珍。更無法用實質的行動,去負起父親教養的職責。病人的角色完全放大,讓霍金除了被照顧以外,沒有其他能做的選擇。

因此,後來出現的看護伊蓮·梅森,擁有看護的專業,能勝任照顧起居的角色,又能以看護專業和霍金有交談、心情上的互動。多少也紓解了霍金生病後的憂鬱心情,和梅森相處的時候,也喚起生病前幽默自信的自己。

珍·王爾德曾說:「霍金不反對我與喬納森·瓊斯靠近,只要我繼續愛著他。」證實這個婚姻裡,不是只有兩個人,而是四個人。

也許很多人難以理解,但在艾彼這個家庭治療師眼中看來,卻是自然不過。「婚姻,如果無法隨著時間、彼此需要互相調整,最終一定會瓦解。並且有人會在功能上取而代之。」

霍金的例子,是極端的無奈。但也給一般人一個啟示,如果你的婚姻是僵固的角色責任,距離婚內失戀,也就不遠了

還想分享給更多人嗎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