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彼心理師|決定談話就像決定開刀,開到一半逃跑最痛。

過往曾在課本上看到,「諮商心理師必須告知個案會談過程可能出現的風險與療效….」

我有看錯嗎?風險?

對,會談過程是有風險的。

什麼樣的風險?

個案過往將某些創傷、情緒、想法、感覺壓抑在潛意識之中,但透過會談,個案會開始去探究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什麼事情在影響自己?因此,很自然地就會想到這些過去的創傷事件,也會很容易將生活中的人事物和自己正在療的創傷關聯起來。

 

這會讓個案很容易出現 acting out 的行為。什麼是 acting out ?

Acting out 指的是,將一些衝動的想法與行為付諸實踐。比如,個案在會談歷程中剛好談起父母對自己的惡待,想起童年的創傷,對父母有生氣的情緒。會談中,個案是進步了,因為他過往不能表現對父母的生氣,這是他第一次能夠表現對父母的生氣。

過往,他的情緒選項裡面,沒有生氣,尤其是對權威角色生氣,他正在學習「可以生氣」。

帶著這樣的預期,他回到生活之中,可能在職場裡面,主管對他的工作表現有一些想法。個案這時,因為自己內在歷程正在經歷「可以對權威角色生氣」,而對主管憤怒以對。此時,主管不真的是一個主管角色,他知道自己在一個公司中,生氣的當下卻忘了分辨主管的想法是否合理,只以「可以對權威生氣」來對主管反應。

事後可能自己會有些不理解,需要帶回會談中討論,才會讓事情變得更清晰。個案會慢慢從acting out中學習,理解自己怎麼了,然後把這些複雜的情緒收起來,策略性的選擇可以使用的方法。而非,讓潛意識引導自己前進,撞得滿身傷,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可偏偏,個案覺得自己沒有進步的時候,最容易流掉、不來。這樣就可惜了,因為心理師看你的進步,不是單一面向的「沒有發脾氣」而是「你終於可以對權威生氣」,對嗎?

一旦決定開刀,就要堅持開完。開刀一半沒有縫合,跑出去會更痛。

 

還想分享給更多人嗎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