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彼心理師|你的小孩閉門不出?不是他有問題、是整個家都生病了

美里的孩子——敬敏,是一個典型的繭居族。

敬敏大學畢業後在電子設備廠工作了一年半,前年1月回家後就不再出門上班。

敬敏本來就是個話少的孩子,出社會後更加沈默寡言。美里在早餐店上班,天未亮就要趕到店裡。忙到下午兩三點回家,晚上吃晚餐、看韓劇就差不多得就寢。美里的老公是運將,工作時間不固定,回來兩三點睡個覺又出門,根本無法和妻女有更多相處。大男人的他一直認為,管教小孩是女人的責任,男人負責賺錢就好。

夫婦和孩子的生活作息,幾乎完全無法搭上。也許是這樣,女兒剛開始不出門時,美里一點也沒發現異狀。直到情況維持了一週,美里才得知敬敏已經被公司開除。美里告訴老公,沒想到老公不幫忙還說:「妳孩子怎麼帶的!現在變成這樣?女人不工作沒關係,但她這樣怎麼嫁出去?」

美里被念煩了,看見敬敏時也總搖頭歎氣的說:「好好的女孩子,弄成這樣?頭不梳、衣服不換?睡到下午也不出門,就只等死。」只要美里稍微加強一點力道的要求女兒,女兒就躲回房間好幾天,索性連飯都不吃。美里心疼女兒,每天把食物擺在敬敏門口。

漸漸的,家裡氣氛越來越差,母女間爭執、老公的責怪。美里心疼女兒,卻又看不下去;敬敏不願意說出職場上的遭遇;老公又只會責怪。美里和老公、女兒三人的惡性循環,是「繭居族」家庭常見的樣貌。

這種孩子有特殊狀況的家庭,夫妻之中經常會有一方成為被責怪的對象。

臨床上判讀繭居族,須先排除憂鬱症 depression、思覺失調症 schizophrenia 造成的社交功能退化,若確定為心理、社會因素導致足不出戶的繭居族,期待靠藥物改善是不可能的,反而因為家族治療經常在臨床上被推薦使用。

艾彼心理師的專長為家庭治療,在這裡與大家分享利用家庭治療與繭居族家庭會談的特點:

特點一、家庭治療是一個人際練習的安全場域

成為繭居族的歷程,多數是曾經遭受到人際挫折而對人產生的不信任引起。個案與家人的互動,可能從以前就是比較冷漠疏離的型態,導致個案遇到人際挫折時突然間失去可以商討的對象。也可能過往曾經遇見問題,和家人討論,並未得到支持或有效的處方,反而被家人責怪,這也可能讓個案選擇不再說。既然人際問題是繭居族的問題根本,在心理師面前、與家人的關係開始練習起,會是一個較安全的模式。

特點二、家庭成員皆需承擔自己的責任

孩子是繭居族的家庭,父母之中至少有一方會認為是自己的錯,引發許多罪疚、自責。這有時反而成為孩子的壓力來源,覺得不該讓父母失望,但又不知道如何克服外界眼光、回歸正軌,只好一直待在家。另一種父母則是認為,這全都是孩子的問題,自己何錯之有。這類父母,會讓孩子覺得更不被理解,甚至做出更多激烈舉動。
其實,家庭是一體,沒有人該為這件事情負起全責!而是個人需覺察「對孩子無法出門」的狀況自己都做哪些事情,以至於現況被維持了?

例如,美里可能該覺察的是自己需要停止捨不得,也需要停止轉嫁老公責罵的壓力到孩子身上;老公需要覺察,自己應該擔負起責任,和老婆站在同陣線要求女兒。女兒需要承擔過往一直逃避,導致現在需要面對更多異樣眼光的責任。

艾彼心理師觀察有特殊情況的家庭,求助的家庭成員經常會說「生病的是他,為什麼不是他自己去就好?」這仍是一種責怪,誰錯誰對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家怎麼繼續運作下去。家庭治療著重打破家庭原有的互動模式,與家庭一起找出新的互動方法。

艾彼心理師想對你說,「繭居」的症狀,只是反應了家庭成員的互動被困住了,這個家如同在一個靜止的狀態,無法前進。「繭居」提醒我們,需要向前演化的,是整個家!

還想分享給更多人嗎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