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彼心理師|中風失能後的心情調適,另一半感受更深……照顧的哀傷歷程我陪你勇敢走完

中風復健的路上一定很五味雜陳。不論是陪伴者,或是當事人,感覺身體或心理上疲憊都是很正常的。生病的疼痛、失能的哀傷、辛苦的復健過程,看起來就像是條漫漫長路。記得給自己適當的休息時間與空間,當心理調適好了,身體功能更能透過「對復健的堅持」,慢慢地獲得改善。

個案可晴的先生,因為腦中風導致右半身癱瘓,雖然持續復健,但身體動作仍無法順暢進行,身體的知覺也還是很遲鈍。

才54歲的他,大家都鼓勵只要持續、甚至是加強復健一定會很快恢復健康。但他卻一直抱著自己康復的可能性很低的想法,對於療程始終抱持著消極的態度。

也因為中風的關係,不僅吞嚥困難,表達上也有障礙,讓他癒後的狀況更加不理想。

可晴甚至觀察到,中風讓先生的思考也被影響到了,使得過去開朗話多的先生變得不再樂觀健談。在家族聚會裡,他變得退縮,想「躲」起來,不想在人群之中與人互動。

可晴知道先生經常眉頭深鎖,偷偷掉淚,貼心的她自己開始尋求各種資源,也尋求心理諮詢,想了解要如何協助中風失能的先生,以及自己,度過這一段難熬的時期。

隨著心理諮商的進行,漸漸地,先生願意加入會談,一起與妻子面對婚姻中的轉折。

可晴的先生,不只在面對自己人生中很重要的轉折,對婚姻經營而言也是一項考驗。能不能順利轉變,影響的除了兩人的夫妻關係,也影響家庭成員的互動與孩子的成長。

中風,將先生本來健康的身體、外表一點一點侵蝕,讓他產生不如以往的感覺。

(圖片來源:istock)

他說,雖然生病後有不少人安慰他:「擁有生命,就擁有希望!你只是失能,但心裡還是要正面積極啊。」但在可晴的先生聽來,怎樣都不能被說服。

以心理學的角度看來,這是很自然的。

因為,這些東西本來都屬於我們,一旦被奪去,我們肯定會哭天喊地的跟老天、上帝爭吵:「為什麼我不能像以前一樣?為什麼沒辦法復原?我希望本來的我可以回來!」

就是這樣的想法,把失能的患者捲入悲傷失落的漩渦中,也把伴侶一起拉下去。

如果你像可晴一樣,需要支持一個中風後的伴侶,在心態上你可以這麼做:

▍ 療癒步驟一:協助自己/對方承認「我已經失去了」的事實

大部份的人都希望時間能夠倒轉,能夠回復到本來的樣子。

當人們這樣想的時候,其實一方面也是在壓抑內心的哀傷情緒。畢竟,許多人都認為:「如果承認,就代表這是真的!」但是,承認我已經失去了,是哀傷歷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環。

走過這一段的可晴與先生,不會再企盼回到過往那樣的身體狀態、外表,而願意睜開眼睛看見事實。

▍ 療癒步驟二:允許自己/對方感受失落帶來的情緒

當可晴與先生都願意接受現實,會產生很多複雜的心情。

比方說是:憤怒、不平,想跟老天吵架;或是恐懼,害怕事情往不好的地方去,或是拖累家庭等等。

這些情緒,很容易讓人覺得事情沒有進展,甚至變糟。但這都是正常的歷程,不要因此而退怯,當你願意去感受這些情緒時,代表你正慢慢步出失能的悲傷。

(圖片來源:istock)

▍ 療癒步驟三:一起從生病中找到意義

中風後可晴承認自己和老公一樣,經常問老天:「為什麼?為什麼是我?」這問題一方面能夠幫助我們去感受失落情緒,也能夠透過不斷自問,去找出「生病的意義」。

例如:過去可晴的老公,也許太專注在事業上,長期忽略了身體與家庭。生病是在告訴老公,可以放鬆下來、不需要那麼拚命,這個階段可以多花時間和家人相處。

可晴過去是一個受到照顧呵護的人,先生生病這件事,對她的意義則變成「以前都是你在照顧我,現在換我來為你付出。」

如果能夠順利走完三個階段,就能夠重建與世界的關係。比方,可晴的先生,也比較能夠在諮詢的後半期,願意談論未來的微型創業計畫,做點小生意,找到自己在家庭與事業上的重新定位。

給正閱讀的您們,我知道中風復健的路上,一定很五味雜陳。不論是陪伴者,或是當事人,感覺身體或心理上疲憊都是很正常的。生病的疼痛、失能的哀傷、辛苦的復健過程,看起來就像是條漫漫長路。

記得給自己適當的休息時間與空間,當心理調適好了,身體功能更能透過「對復健的堅持」,慢慢地獲得改善。

接受每個當下的自己,看到自己/親人正在一點一滴地進步。

身體或病情有時無法控制,但我們在學會哀悼之後,還是能創造與自己、他人和宇宙萬物的正向連結。珍貴的是,不要因為眼前的悲傷,失去一顆能感受的心!

(圖片來源:pixabay)

還想分享給更多人嗎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