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彼|我在那些,很厲害的人身上看到的事。

今天下午,我和Mindy姐介紹的朋友見面,Mindy姐是厲害的人,她的朋友自然也不會是簡單的人。Mindy姐的朋友,姑且叫她們Vovo姐,和Lisa姐。

(有鑒於這樣姐個沒完,可能不是很好,下面全部簡稱Mindy、Vovo、Lisa,但她們都是我會稱姐的人物。)

這是一個飯局,餐桌上的菜雖然是尋常的家常菜,桌上的幾位可都是20幾年前就能叱吒電子面板屆的女人,除了我以外。我沒跟上那時代。那時候,甚至沒有過「女力」這種概念呢。所以誰說有「女力」概念以後,才能做得好的?

屁話。

「女力」、「性別友善職場」是排除一些女性升遷、到達成功前的障礙物,也許是提升了成功的機率,但沒有人說這樣就能保證成功,別搞錯了。

早在20-30年前,做得好的女人,早就在檯面上都做得很好了!

少騙人說過去女人不能出頭,出頭的比比皆是,誰跟妳被打壓不能出頭?

有機運,就看妳有沒有能力,有沒有膽試,有沒有忍著比氣長的毅力耐力。

這些女人,你要想,在一個對女人那麼不友善的年代和環境裡,她們的韌力和韌性,肯定是沒人能及的。現在台灣教育裡說的什麼性別歧視、性騷擾,在她們眼裡,根本不算什麼。不論她們是輕看這些困難,踩過去、踏過去,或是演化出一套有禮貌的客套社交,和這些性別歧視、性騷擾劃清界線同時保護自己,卻又不嚷要把事情鬧大的人。

前面的話,是我對那時代人的猜測與觀察。

(一)要出氣,就讓別人幫你出吧!

席間,長髮溫柔的Lisa突然說起早年自己的職場經歷。Lisa她給我的印象,就和「慾望城市」裡面的夏綠蒂一樣,很溫柔的婉約的,但千萬別小瞧她,她的溫柔裡面有一股打不倒決不服輸的韌力。當時,她背的黑鍋,可大了。絕對不是你現在能夠想像的那種重量……Lisa也講起了自己最近與家裡人的事情,言談間,她很真實的流著眼淚,很真實的表達自己的感謝與抱歉。

她說著,「謝謝、謝謝,Mindy我真的很感謝妳!當時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所以才想起要找妳。」她看著我說,「對不起,真的很不好意思,妳年紀這麼輕,我講這麼多悲傷的事情,妳肯定是嚇到了吧?」

她不知道,我已經將近35了,只剩下臉和聲音還勉強可以騙人而已。我對Lisa搖搖頭,「妳放心,我的工作常常在看這種事的。哭一哭就好了,哭一哭就紓解了。」

看著Lisa,她真是個優雅的人。

人若想要優雅,多半都要有禮貌到有一點太客氣。然後,不用為自己出氣,相信「伸冤不必在我」,實踐「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

(二)別認真,要是認真起來,多浪費力氣!

Mindy是另一種極端,另一種很厲害的極端。

她就是一個,朋友幾十年前欠了他2-300萬,氣也不吭一聲,單單就只說,「算了啦!拿了我的錢,他也不一定就能過得好。我只想過得比他幸福,過得比他快樂。」Mindy此話一說,桌上所有女人驚呼連連,「你也有過這種時候?」Mindy黑不溜丟的大眼轉了轉,用低沈的嗓音無辜的說:「對啊!我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幹嘛表現呢?我就是要過得比他好!」

豪氣。就是豪氣。就算老娘缺了兩三百萬要去籌錢,老娘也不在你面前表現一絲一毫我不爽、我缺錢、我很痛苦。但你說沒有嗎?這氣,全吞下了。那兩三百萬,現在全賺回來,倒帳算什麼?

真是大智若愚,什麼事,不該我認真的,我不用太認真。傻傻過去就算了。能量要放在,更有用的地方。

Mindy,真的是,厲害的另一個極端。而她的人脈量,也是妳探不到底的深度。

(三)勇敢!勇敢!哪裡都好,別待在原地。

Vovo剛搬回台灣,25年長期待在同一家公司的資歷,現在自己當CEO。多次跟我強調:「現在年輕人,真的不要去打工!真的不要去打工!台灣的環境,太壞,妳願意在這個年紀加入社團,妳真的很棒,我們家幾個小朋友都還不知天高地厚,哎!講不聽。」

附帶一提,她口中的「打工」,指的是「上班」。

她問我想不想當品牌大使?一起推品牌?我說我想玩更大的遊戲,她以為我想成為股東,結果講出來的只是她口中的「打工」。

我在心裡都笑了。

Vovo直強調,年輕人應該到國外去闖闖。直強調,年輕人不應該留在舒適圈裡。應該到其他的地方去,做更有發揮的事。直強調,年輕人應該趁早加入社團,廣結人脈。

座席間,Lisa講起感謝Mindy的事情,直到眼淚掉下時,Vovo再次看著我,用力地重複,「就說嘛!趁早出來交交朋友。」專注在餐桌上一來一往的我大聲地回覆,「還好我已經交到了!」

Vovo退休後,停不下來的她,似乎對我在上海的那段日子頗能理解。尤其是在我說到,「感覺沒什麼事做……」的那句話時,她很用力地點頭:「對,妳會覺得自己的能力好像停滯住了……啊,不過…..妳怎麼不留在那裡繼續找其他的工作呢?」

她眼裡滿是困惑。

那時代的女人,能在事業上做出成績來的,她們的戰力絕對是妳要抱著尊敬之情,跪下去膜拜還怕折煞她的。

(四)保有對學習科技的熱情,和這世界連結!

離開餐廳,Vovo叫了一台UBER,嘴裡喃喃地說:「在台灣叫UBER真的好便宜。」

我早早把履歷傳到Vovo的LINE訊息裡,她沒打開過。我猜想,她應該不太喜歡耗眼力的閱讀吧。

我記得elevator pitch是什麼,趁著車還沒來,趕緊厚臉皮地送上自己最近想做的事,已經開始著手的事,請教她的意見。這回Vovo看著我,我感覺她是很認真的看進了我的靈魂裡,感覺到我真的想追求什麼的渴望。她幾句稱讚,但這些對我來說,並不是太足夠的東西。

我想要的是,更具體的,可以握在手上的東西。這些東西,只能靠著自己的手去創造出來。

路上,她拿起手機,改了停靠點,在中間安插了一個捷運站。看Vovo這樣簡單的操作智慧手機,在她同年齡的一輩裡不知道已經贏過多少人。你只能說,一直保有對科技的敏感度,保有學習的心情,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不只是這樣才能接得上時代,還包括了這樣才能和世界溝通,並且繼續保持在學習狀態內,然後永遠不被世界淘汰。

不知前面接了哪些話,我對她說「光只是餐桌上聽妳們聊天,我覺得就已經觀察學習了很多。我覺得我太晚才知道這世界運作的規則……」這些環境,並不是我素來就有的。

她笑了一下,大概是看穿我的靈魂,說出來的話特別中「你願意跨出去參加社團,就已經是很好的歷練。我覺得你在那裡,就可以被磨練很多。」

是啊,這一年思想上經歷很多衝擊,非常多過去沒有過的想法。其實只是站在那裡,聽著看著,對想法的突破上也都已經夠刺激了。

(五)覺察讓你能自省,也有謙卑。

Vovo和其他同齡者不同,她知道自己所處的時代和產業有相對優勢,她很知道她今天的積攢是從哪裡來的。有這份謙卑與清楚洞見的人,你得佩服。因為他們是得了時代好處的人,享有特權的階級,卻對自己的權力從何而來、對於自己的權力有所覺察。

你得佩服。因為他們不似那種土豪似的言行,不似那種一切只靠自己,只有自己最行的嘴臉。他們不是一夜致富,但他們也不以自己努力為說嘴。他們知道,他們佔了時代的便宜。

Vovo這般能者,有自省的能力,也有謙卑的心。

她繼續說,「這幾年來的學弟妹,都問說,上海現在不是也都不好賺錢了?我說,那是我們這輩的人這樣!對你們年輕人機會還可多的。剛來的一個學妹,每個月薪資15萬,經營airbnb每個月賺入18萬,一個29歲年輕人一個月月薪30多萬……」我看著窗戶,心裡像是沒有聲音,也像是十分吵雜。

這和錢到底有關嗎?

誰在這種情況下,大聲說沒有,我覺得必須說,你要不就是騙子,要不就是神佛(至少也是個有修為的牧師或修道人)。摸著自己的良心,沒有人聽到這個數字,對自己的內在價值不會產生動搖。

我想這和錢,不能百分百劃上等號。而是,錢衝擊了自我的認識,與內在的價值觀。

(六)即使是客套話也好,至少能夠安慰一個年輕人的靈魂。

下車前,Vovo跟我說:「我還是鼓勵年輕人離開台灣去發展……那裡市場那麼大,做起來才有點意思。不過妳這個……我從一個投資人的角度想,如果我要投資妳到底可以怎麼做……」

捷運站到了,開車門前,我對Vovo說「如果我妳真的想做,我願意做的!我們可以再聊聊。」

一次機會,就是一次機會。

幾年前,有一個練舞的姊姊,笑說「你們這行,就是有個問題…….」什麼問題就不說了,以免得罪同行。她說「如果有人想帶妳去見見世面,妳就跟著去。」

我問:「沒有的話呢?」

她只說:「那就,多看點電影和影集囉。」找半天,從沒看過什麼適合的電影影集出現過這種事情。活生生,只有在眼前發生的事情,才是最不能錯過的學習。

(七)給和我一樣渴望成功的你

你不能確定這次機會會帶來什麼,但是你得抓住!你得抓住它!把每一次當最後一次,好好的表現。沒有人在選秀的台上唱完一首歌之後,還會有機會說:「我覺得我唱的不夠好,可以重來嗎?」刷掉,就是這次沒你的份了。再等下一次吧。看下次到底何時會來。

我不知道看完這些故事的你,怎麼想?

我總是可以從這些厲害的人身上,看見許多東西。即便只是一餐飯,一個10分鐘的對談,你都會知道厲害的人為什麼那麼厲害!

如果你想要成功,你就必須非常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平時,好好划水。有機會看這些很厲害的人怎麼做事的時候,一點細節都不要放過。因為你沒有環境,只能自己創造環境。

 

還想分享給更多人嗎
  •  
  •  
  •  
  •  
  •